动脉粥样硬化指数偏高什么意思(动脉粥样硬化指数偏高怎么办)

动脉粥样硬化(as)是大多数心脑血管疾病的主要病理过程。目前,颈动脉超声可以早期、无创地检测病变程度,为临床早期干预提供依据。中国30-79岁人群颈动脉斑块发生率为20.15%[1],2020年全球颈动脉斑块发生率约为21.1%[2]。大动脉as的病因很多,与许多代谢性疾病密切相关,如2型糖尿病、血脂异常、代谢综合征等。以往的研究发现,胰岛素抵抗(IR)在冠状动脉as的进展中起着重要作用,是代谢紊乱、糖尿病和大动脉as的重要中间过程[3,4]。然而,很少有研究证实IR与冠状动脉之间的关系,如斑块特征和斑块狭窄程度。三酰甘油-葡萄糖(TYG)指数已在临床实践中用作简单可靠的IR替代指数[5,6]。研究表明,TYG指数与2型糖尿病、高血压、代谢综合征和心脏代谢危险因素的风险增加有关[7,8],可以有效识别心血管事件高危人群[9,10]。此外,IR在动脉as的病理过程和斑块形成中起着重要作用[11,12],其导致as的可能机制是IR、炎症状态和内膜细胞胰岛素信号转导障碍的共同参与。Zhao等人[8]研究了TYG指数与老年人血管损伤之间的相关性,发现TYG指数与颈动脉斑块之间没有相关性。横断面研究发现,较高的TYG指数与颈动脉as呈正相关[13,14]。目前,很少有研究评估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CAD)患者的TYG指数是否与颈动脉斑块特征相关。本研究回顾性分析冠心病疑似住院患者的临床资料,探讨TYG指数与冠状动脉和颈动脉as程度的相关性。

动脉粥样硬化指数偏高什么意思(动脉粥样硬化指数偏高怎么办)

1数据和方法
1.1临床数据

本研究是一项单中心回顾性研究,包括兰州大学第二医院2018年1月至2021年1月疑似冠心病的住院患者。纳入标准:(1)患者因新的或加重的胸痛症状以及临床上高度提示CAD的类似症状入院;(2) 入院后1周内进行冠状动脉造影和颈动脉超声检查。排除标准:(1)合并中风、肥厚型心肌病、严重心力衰竭、先天性心脏病、风湿性心脏病或肺心病;(2) 严重肝功能损害、肾功能损害、严重电解质紊乱、多器官功能障碍;(3) 既往颈动脉内膜切除术或颈动脉支架植入术。

1.2一般信息

收集受试者的性别、年龄、既往病史(高血压、糖尿病)、吸烟(定义为吸烟)和入院后早晨收缩压。实验室检测指标包括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低密度脂蛋白、三酰甘油和空腹血糖。TYG指数由ln测定[空腹三酰甘油(mg/dl)×计算空腹血糖(mg/dl)/2[5]。两名研究人员收集了颈动脉超声和冠状动脉造影的结果。使用在线工具计算Framingham风险得分。得分越高,患冠心病的风险越高。

1.3颈动脉超声

医院脑血管超声室的专业人员使用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荷兰飞利浦公司生产的IU elite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3~9 MHz线阵探头和3~5 MHz凸阵探头)检查颈动脉。本研究根据曼海姆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IMT)和斑块一致性测量IMT和颈动脉斑块[15]。平均IMT定义为左右颈总动脉的平均IMT。颈动脉斑块评分(CPS):从双侧颈动脉长轴、短轴、多节段、多角度检测所有颈动脉斑块,测量独立斑块的最大厚度(CM),然后将每个斑块的最大厚度相加,得到CPS。

1.4冠状动脉斑块和狭窄

两位经验丰富的介入心脏病专家对冠状动脉造影结果进行了评估。斑块定义为血管腔和/或相邻血管腔的结构>1 mm2,可与管腔和周围组织明确区分。阻塞性斑块定义为管腔狭窄的斑块≥ 50%. CAD定义为任何斑块的存在,梗阻性CAD定义为梗阻性斑块的存在。根据冠状动脉狭窄程度计算冠状动脉评分(Gensini评分)[16]。

1.5统计方法

采用SPSS 26.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正态分布和平方差的测量数据用(x±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的测量数据以M(QR)表示,并使用非参数Mann-Whitney U检验对两组进行比较。分类变量用相位对数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相关分析采用皮尔逊相关分析和斯皮尔曼秩相关分析。采用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探讨冠心病和梗阻性冠心病的影响因素。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结果
2.1受试者一般信息、颈动脉超声、冠状动脉斑块和狭窄指数的比较

本研究共纳入1232名受试者。受试者分为低值组(TYG指数<9.05,n=616)和高值组(TYG指数≥ 9.05,n=616),根据TYG指数的平均值。比较高血压史、糖尿病史、收缩压、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低密度脂蛋白、三酰甘油、空腹血糖、TYG指数、Framingham危险评分、CAD比例、梗阻性CAD比例、Gensini评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如表1所示,两组在性别、年龄、吸烟比例、颈动脉斑块比例、平均IMT和CPS方面没有显著差异(p>0.05)。

表1按TyG指数对入选受试者的一般特征、颈动脉超声、冠状动脉斑块和狭窄指数的比较

Table 1 Comparison of general characteristics,carotid ultrasound,coronary plaque and stenosis index of enrolled subjects by TyG index

动脉粥样硬化指数偏高什么意思(动脉粥样硬化指数偏高怎么办)

动脉粥样硬化指数偏高什么意思(动脉粥样硬化指数偏高怎么办)

2.2 TYG指数与冠状动脉和颈动脉as的关系

TYG指数和TYG指数组与Framingham危险评分、CAD、梗阻性CAD和Gensini评分呈正相关(p<0.01),而TYG指数和TYG指数组与颈动脉斑块、平均IMT和CPS无相关性(p>0.05);如表2所示,冠心病和梗阻性冠心病与颈动脉斑块、平均IMT、CPS和Framingham评分呈正相关(p<0.001)。

表2 TyG指数与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和颈动脉粥样硬化的相关性分析

以冠心病和梗阻性冠心病的发生率为因变量,结合上述结果和相关文献,以性别、年龄、糖尿病、CPS、TYG指数为自变量(分配见表3),进行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表明,性别、年龄、糖尿病、CPS、TYG指数是冠心病和梗阻性冠心病发生的影响因素(p<0.05),如表4所示。

表3使用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可能与冠状动脉疾病和阻塞性冠状动脉疾病相关的因素分配

表4冠心病和阻塞性冠心病相关因素的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

3讨论
3.1 TYG指数与冠状动脉as的相关性

结果表明,TYG指数与冠心病、梗阻性冠心病相关,与颈动脉as无关。先前的研究表明IR是CAD的一个独立危险因素[3,9]。Bonora等人【17】发现,在普通人群中,IR独立于传统风险因素,与症状性CAD的发生有关。在中国进行的另一项研究也表明,与其他具有高度敏感性和特异性的IR替代标记物相比,TYG指数更适合识别代谢异常和心脏代谢综合征高风险的个体【18】,并可用于预测中国人群的高血压发病率【19】。目前临床上常用TYG指数和HOMA-IR来评价IR。有研究认为,TYG指数与HOMA-IR密切相关,可以更方便地评价IR,具有较好的临床应用价值。Kim等人【10】在对普通人群的研究中还发现,TYG指数与Gensini得分独立相关,甚至优于HOMA-IR。然而,由于它没有考虑诸如梗阻性CAD等因素,其结论的推广受到限制。Ding等人进行的一项荟萃分析(meta-analysis)涉及8项研究,涉及5731294名受试者,发现与较低的TYG指数相比,较高的TYG指数与CAD和动脉粥样硬化性血管疾病独立相关。研究证实,在新诊断的冠心病合并2型糖尿病患者中,Gensini评分与TYG指数呈正相关[21]。然而,以往的研究大多是基于社区的前瞻性研究,较少关注有症状的冠心病患者和TYG指数在评估冠状动脉as程度中的应用价值。本研究以冠状动脉造影结果为金标准,可以更准确地评估冠状动脉as的程度。结果表明,对于有症状的冠心病患者,TYG指数与冠心病和梗阻性冠心病相关,提示IR与冠状动脉as程度相关,TYG指数是无创的方便评价指标。

3.2 TYG指数与颈动脉as的相关性

研究表明,在一般人群中,TYG指数与颈动脉斑块的发生率呈正相关,是颈动脉斑块的独立危险因素[22]。在另一项涉及1432名白种人的横断面研究中,超声检测到的斑块/狭窄被定义为颈动脉as。研究发现,TYG指数与颈动脉as独立相关,但与HOMA-IR无关[13]。其可能的机制是血浆三酰甘油的增加会干扰肌肉中葡萄糖的正常代谢,导致肌肉对胰岛素的敏感性降低。因此,HOMA-IR被认为是肝脏的IR指数,TYG指数主要反映肌肉IR【13,23,24】。vasques等人在巴西进行的一项小样本研究表明,TYG指数与颈动脉IMT相关。在中国进行的一项涉及15428名受试者的前瞻性研究发现,与普通人群一样,高TYG指数与颈动脉疾病的高风险相关[26]。另一项基于社区人群小样本(77例高血压患者和199例正常血压患者)的病例对照研究发现,TYG指数可以独立预测颈动脉IMT[or=2.09,95%ci(1.07,4.09)][14]。Lambrinoudaki等[27]表明,TYG指数与颈动脉IMT相关(r=0.15)。另一项涉及4748名受试者的社区观察性研究发现,较高的TYG指数与非糖尿病成年人颈动脉不稳定斑块的发生率相关【or=1.31,95%ci(1.09,1.57)】,最佳临界值为8.56【28】。上述研究对象的平均年龄为44.7~56.4岁,未单独观察老年人群的TYG指数评价值。本研究以有症状的冠心病住院患者为研究对象,纳入人群的平均年龄为61.7岁,高于上述受试者。一项涉及上海2830名老年受试者的研究[8]没有观察到TYG指数与颈动脉斑块或下肢动脉as之间的相关性,而TYG指数的增加与动脉硬化(颈动脉-股动脉脉搏波速度、肱踝动脉脉搏波速度)有关。本研究结果还表明,TYG指数与颈动脉斑块和颈动脉IMT无相关性。因此,有理由推测,老年人TYG指数与颈动脉as的相关性较低。用TYG指数评价老年人颈动脉as程度的价值有限,IR与老年人颈动脉as的相关性尚不明确。

总之,TYG指数与冠状动脉造影证实的冠状动脉病变程度相关,而与颈动脉病变程度无关。TYG指数与颈动脉as程度的关系有待进一步研究。TYG指数是一种简单、经济的IR评价指标。该方法在基层医院IR筛查中具有良好的应用前景。在后期,有必要进一步论证评估IR的TYG指数参考范围。

本研究为单中心回顾性研究。样本量小,选择性偏差难以控制。受试者入院前使用他汀类等降脂药物情况不明,对研究结果有一定影响;在本研究中,很难观察到TYG指数与CAD之间可能存在的因果关系;目前,在IR诊断中,TYG指数没有标准化、统一的临界值,限制了其临床应用价值。

本条中没有利益冲突。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srs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uea.com/6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