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彬 明朝(许彬个人简历)

中国古代传统的“世界观”和“华夷观”作为在广阔的地理空间中相互联系、认知族群的重要概念和体系,在先秦前后建立了较为完整的结构体系。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到了明朝特别是明清,“华夷秩序终于有了清晰的外部边缘和日益完善的内涵”,① 传统帝国已逐渐转变为现代国家。② 针对明代尤其是晚明时期“世界观”和“华夷观”的一些新变化和新特点,本文将以明代传世地图为重点,结合相关历史地理文献,并结合西方地理知识的介绍和郑和下西洋等重大历史事件进行初步分析。

1、 明代“天下”与“大一统”政治地理空间的测绘

中国古代有着绘制“世界”和“大一统”的政治地理空间的悠久传统。随着地理实践和地图学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发展,这一传统正在发生一些新的变化。那么,随着地图学的发展,明代是如何绘制“世界”和“大一统”的政治地理空间的呢?

(1) 明代地图地理文献与地图学的发展

明代是中国地图学发展的重要时期。在这一时期,出现了国家历史地理记录,如《明朝志》、《明清天文学分册》、《通衢书》、《通衢书》、《明朝统一志》、《明朝名胜古迹志》、《黄禹考》、《广禹考》、《禹图考、,等等伴随着地理学的发展,地图学在明代也取得了迅速的发展,出现了大量的总图或综合地图地理文献。

明代地图类地理文献,内容全面或具有总图性质,主要有罗洪贤的《广域图》、李默的《天下域图》(又名《黄明图》)、桂萼的《域图》,③ 曹雪泉的《大明景区志》、张天府的《黄玉考》、王佐州的《广玉考》、程道生的《玉兔考》、杨子奇的《八玉兔图》、陈佐寿的《明朝朝廷地图》、吴雪岩等人的《地图大纲》、方孔举的《明朝神势图》,④ 陆传银的《明朝朝廷之镜》、郑若曾的《万里海防图》、无名的古今地图、,⑤ 吴国富的今古地图论、郑晓的愚公地图论、潘光祖的地图编撰借鉴、王光禄的《读史约》,⑥ 张晃编著的《吴雪岩等地图要领》、吕颖阳的《光宇记》和更新的《光宇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光宇图》、《黄明知方图》、《古今地图论》和《地图要领》。

许彬 明朝(许彬个人简历)

罗洪贤编辑、补充、改编了元代李泽民的《声、教、阔被图》、《明朝统一图》、《徐荣九面图》、《杨玉坡、徐斌的水图》,并于嘉靖三十四年(1555)出版了《阔被图》。作为中国第一部综合性国家地图集,包括总图、两幅直隶图、十三大官图、九面图、复数面图、黄河图。共有45幅不同类型的地图,包括水运图、海运图、四邑图(属于国家类别)和68幅附图,共计113幅。明朝崇祯九年(1636年),由军事司司长陈祖寿编撰的《明朝朝廷地图》也是一幅综合性地图集。地图集由三卷组成,即上卷、中卷和下卷。上卷有世界大一统图、皇帝大一统图和明朝大一统图,以及两个直隶和十三个行政长官的一张地图。这是一张全国和各省区的地图;中卷展示了九个边境地区和七个城镇的新旧边防地图;第二卷是河流、水运、航运、江坊、海防、太浦西和马的专题地图,以及朝鲜、安南和道义的外围地区地图。整本书有52幅地图。⑦ 明代吴国编撰、崇祯十六年刻的《今古地理图》,是仿照宋代历史地图集《历代地理指掌图》编辑而成。这本地图集由三卷组成。在明代黑色地图的基础上,绘制了59幅地图,包括今古中国地图、明代赵灶地图、明代统一地图和历代阵地地图(每个王朝一幅)。在这幅画中,古朱和现代墨水被用来代表古今地名和地理的变化。双色对比给人一种清晰直观的感觉。明末吴雪岩等人主编,南明红光元年(1645年)印刷的《地图要领》分为总卷、内卷、外卷三卷,共66幅地图。总卷主要描述明代的行政区划、沿革、边情、山川、关隘等,并绘制了《华夷古今胜利图》、《世界各城镇边界图》、《北京与四川边界图》、《世界地理点与黎总图》等地图;内卷是两个首都和十三个省的地图,反映了每个省的县市建设和山川要塞;外卷包括《九境》和《四夷》,详细介绍了明代重要的边疆地区、边疆民族和周边国家。

上面突出显示的地图集,无论是综合地图集还是历史地图集,基本上都能代表明代地图绘制的方向。在这些地图中,以下几个方面可以说与本文的主题密切相关。

第一,“世界”和“大一统”的内容。中国古代地图,尤其是世界大势地图,往往隐藏着深刻的政治内涵,具有明显的官方意识形态色彩。明朝,作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朝代,其版图辽阔,当然也应该突出大一统的政治内容。关于这一点,《明朝统一志》中有一个非常权威的说法:

自古以来,皇帝必须统治世界,然后才能繁荣昌盛。Xi和蒋力的制度比以往更加详细。那些在书中看到它的人说:黄帝。。。袁家把野蛮人当作他们在中国的主人。。。尽管西北部遥遥领先,但东南部岛屿上的野蛮人并未依附。但是我的明天皇的生日是上天为了统一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而安排的。它的疆域很广:东至辽左,西至流沙,南至海面,北至沙漠。四个极端和八片荒芜的土地已经把宫廷一扫而空。至于姜历制度,有六个州直接隶属于首都和州,世界分为十三个行政区:山西、山东、河南、陕西、浙江、江西、湖广、四川、福建

许彬 明朝(许彬个人简历)

二是关注周边和国外的“蛮族”地区。中国古代地图基于人们对周边地区和域外地理空间的地理认知,画出了“蛮夷”地区,或简单地画出,或仅以象形文字的形式标注,而不强调实际的地理意义,甚至在传说中,也与“华夏”部分有所不同。然而,在中国古代由“华”和“夷”组成的世界体系中,对“夷”的关注一直是地图绘制的传统,这一传统在明代得到了继承和发展。在传承方面,虽然地理空间实际上是由明代控制的⑨ 比元朝狭隘,作为一个继承法制的王朝,它仍然遵循历代的惯例,试图在文化和空间上塑造王朝的整体区域形象,⑩ 以“天国”的宏伟气势,强调“蛮族”的教育治理。在发展方面,随着明朝对域外空间的探索和实践,以及西方地理知识的引进,当时的人们对域外空间有了更深的认识。有人意识到,明朝前后有许多国家是对等的,这些国家在地图上是作为“野蛮人”的一部分出现的,这不仅具有更现实的地理意义,也对传统地图上的“世界观”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2) 明代地图上的“世界形象”

中国地图上的“世界印象”可以追溯到西晋裴秀和唐代贾丹的制图实践。被李约瑟称为“中国科学地图学之父”的裴秀,创立了“六体地图学”理论,开创了中国古代地图学的先河,绘制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幅历史地图集——愚公地区地图;同时,他还将一幅用80块丝绸绘制的大型世界地图缩小为方丈地形图,这是一幅可以追溯到历史的世界概况图。唐代著名地理学家贾丹的《中国人在家》原图已经丢失。据有关文献记载,这是一幅唐代全境的图画,宽约三英尺,长约三英尺,面积约10平方英尺。图中详细描绘了九州,兼顾海外,涉及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标志着数百个国家和地区。虽然这幅画还没有流传下来,但它是宋代制作“世界地图”的重要蓝图。例如,宋代伪齐复昌七年(1136年)刻的《华夷图》,就是在贾丹《家中华夷图》的基础上编纂而成的。在中外民族绘画中,90%的地图空间是长城以南的中国领土。在地图周围的空白处,以文字的形式标注其他“彝族”国家或地区。一些主要的朝贡国与历史记载基本一致。当然,也有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名称和注释,想象力太大,与历史事实不符。

在元朝,蒙元帝国的陆地和海洋扩张以及从国际角度获得的域外地理知识无疑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王朝。在元代人民绘制的世界地图中,李泽民的《健康教育宽被图》是一幅非常重要的地图。虽然原图已经丢失,但从明代的“明朝混合图”和朝鲜人民绘制的“混合新疆历代都城地图”可以看出。

为了研究明人绘制的“世界地图”,目前保存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明朝混合地图是我们必须首先关注的地图。这张地图以明朝领土为中心,东起日本和朝鲜,西至非洲西海岸和西欧,南至爪哇,北至贝加尔湖以南。这幅地图的大小为386×475cm,是中国人绘制的彩色“世界地图”,是目前已知比例尺最大、保存相对完整的地图。(11) 明朝混合地图绘制于明朝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无疑吸收了蒙元帝国海陆扩张和国际视野中获得的新地理知识。相符合的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srs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uea.com/4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