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一款最猛的减肥药胶囊(推荐一款最猛的减肥药不想吃饭)

#头号周刊#

推荐一款最猛的减肥药胶囊(推荐一款最猛的减肥药不想吃饭)

浦清镇陈冬江人到中年,生活中没有其他嗜好,唯一讲究冬令进补。

这一年冬季,冬江吃厌了妻子凤兰为他准备的“人参须”,忽然对街上流行的滋补液大感兴趣,恨不得每一种都买来亲口尝尝,体验它们的神奇功效。可惜他心有余而力不足,“财政大权”掌握在妻子手里,就连自己偶尔得到的一点“外快”,也得如数交“公”。冬江机灵,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主意。

于是,陈冬江便向风兰猛刮“枕边风”,引经据典,大谈妇女冬令进补的必要性,大谈营养滋补液对妇女的实用性,说得风兰怦然心动。几天后,她就买回家一大堆“太阳神口服液”、“生命口服液”、“度牌洋参冲剂”等等。冬江见风兰上钩,喜得胡子眉毛往上跷。于是,夫妻俩一个明着大喝大补,一个暗地偷偷品尝。

说也奇怪,两个月后,风兰立竿见影,身子日长夜大,年龄不到二十八,体重超过一百六十八。陈冬江呢?大概偷喝剂量没有到位,依然是“瘦”势不减当年。

一天下午,冬江母亲从三单路外赶来看望儿子.老太太见儿子瘦得皮包骨头,十分心疼。瞅瞅四下无人,把嘴凑向冬江耳边,问道:“冬儿呀,跟娘说实话,是不是风兰虐待你?是不是风兰没给你吃饱饭?”

冬江想:虽说自已患有严重的“气管严”,但万万不能告诉母亲,免得老人家牵肠挂肚。他赶紧摇摇头,不仅没有披露凤兰“虐待”他的半丝内情,反而着实地把风兰夸奖一番。老太太听了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回到肚里。

娘儿俩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天快黑了,冬江坚持留母亲吃完晚饭再走。老太太难得和儿子相聚,点头应允。

谁知“光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冬江既没有点火烧饭,也没有上街买菜,只是把双眼盯住大门口。为啥?很简单,风兰还没下班,他袋里空空如也。

风兰终于回家了。她一进门叫了一声妈,就从挎包里拿出一大包用报纸包着的东西,锁进抽斗,然后对冬江说:“这里面全是药品,你不能随便翻动。”

老太太见媳妇对儿子这么说话,脸上开始挂霜了。

可冬江却一点也不介意,他想什么药品,准是新品种营养液。嘻嘻,老虎也有打磕睡的时候,等会我非得偷几口尝尝。他嘴上却说:“娘难得来我们家,你先升火烧饭,我去街上买些菜。”所以,向风兰做了个讨银的姿势。

老太太见了,眉头紧起来。

冬江按照风兰的吩咐,上街买了菜,回到家,见老母独自在屋里看电视,风兰在外面灶间烧饭,感到机会来了.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先用力拉抽斗,抽斗纹丝未动。他连忙摸出钥匙,一只只轮番插进锁眼,抽斗依然被铁将军把得紧紧的。他长叹一声。抬起头,不觉眼睛一亮,原来他看到桌上有只白瓷小碗,碗底沉着几点深褐色的残液,他想这准是妻子涮喝过的营养液。他急忙上前,抓起瓷碗仰起脖子直往嘴里倒。他觉得那滋味甜中带点甘苦,清香夹着微酸,味道好极了!

老母亲惊讶地城道:“冬儿呀,风兰说那里面是药,你怎么连药渣也喝,我怕浪费怪可惜的。”陈冬江笑眯眯地一边答,一边顺手提起热水瓶,往碗中冲了点开水,又一股脑儿灌下肚。

老母亲见儿广如此狼狈,再也说不出话来,禁不住两颗混浊的泪珠落了下来。

这时,风兰气冲冲进来,一把夺过冬江手中的碗,鼓起肉眼,斥道:“我横关照竖关照,叫你不要乱动我的东西。你嘴怎么这样馋?”

冬江就像小偷一般,站在那儿,吭哧了半响说不出话。老太太气哇,她觉得媳妇欺人太甚,儿子只不过喝了她剩下的药渣,她竞大动肝火!唉,眼看可怜的冬儿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做娘的能不心痛吗?更可气的是,儿子竟骂不还口,简直辱没陈家祖宗!

老太太气得呼地站起身,冲到冬江跟前,伸出抖抖索索的枯手,朝儿子脸上猛扇一巴掌:“混怅东西,叫你嘴馋,”她又转过身说,“风兰,冬江没有规矩,做娘的责任难脱,我给你赔不是!”

老太太言语如此尖刻,弄得风兰十分尴尬,她忙向老太太解释。老太太正在火头上,哪里听得进半句?她拒绝媳妇的解释,气恨恨地说:“晚饭我不会吃啦。冬江嘴馋是他骨头贱,我老太婆可不是那种贪吃的贱骨头!”说着,老太太推开大门,摸黑走了。风兰急得直流泪。冬江二话没说,推出自行车去追母亲。

夜,静悄悄的。一轮明月,如同高悬的大灯笼光照大地;点点繁星。公路上,冬江用自行车载着母亲,晃晃悠悠直往前。今晚婆娘之争,冬江丝毫没感到忧虑,相反他觉得坏事变成了好事。他从今天的事悟出了一个借助母亲对付风兰的招儿。当他把想法告诉坐在后座的母亲,老太太开始摇头没答应,但经不住冬江软磨硬缠,又看看儿子瘦削的背影,才表示同意试试。

打这以后,老太太每过半个月就来看望儿子,每回进门总带上两盒高级营养滋补液,也不理睬凤兰,径直和冬江躲进屋里嘀嘀咕站好半天。每次冬江送母亲出"门时,老太太手里总要带走其中一盒。如今冬江品尝补品不再偷偷摸摸了。有时还故意喝给妻子看呢。

月底的一天,老太太又拎了两盒营养品来儿子家。凑巧,风兰在厂里加班,冬江见母亲准时驾到,十分高兴,关了房门,娘俩在客厅里谈开了。

母子俩正谈得高兴时,风兰下班回家了,刚走进院子里,就听见从房子里传出冬江的说话声。她见房门紧闭,心头掠过一股怒火,用力推开房门,大吼道:“做得好事!”

陈冬江正说到兴头上,啾见风兰站在眼前,得身子矮了半截,舌头缩进半段。他以为风兰在外已偷听了好长时间,被拆穿了,一场“暴风雨”迫在眉睫。他慌里慌张躲到母亲背后,结结巴巴说:“风兰,我不该瞒你,我…我有错。”

风兰义好气又好笑,歪打正着,不由竖起耳朵听下文。

事情闹到这般地步,老太太只好走上前去,把来龙去脉告诉儿媳妇。

原来,陈冬江平时按月上交20元,为了达到名正言顺地进行冬令进补,又不让风兰看出半丝破绽,他不得不加班加点写稿,把多得的稿费交给母亲,由母亲代买营养品转送给他,他再以“送”形式给一份老母亲以示一片孝心。

冬江仗着母亲在身边,胆子壮了,话也多了:“风兰,你别发火,其实我这一招也是跟你学的,你不是把营养液说成是药吗?”

风兰“嘿嘿”笑,转身拉开抽斗,取出那一大包神秘东西,冬江一君,原来是一包“减肥茶”。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srs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uea.com/10632.html